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16章 死不成,活不成

詭秘筆記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16章 死不成,活不成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這話我冇對任何人說,一個勁琢磨。

電站內部,隻有林吉吉一個匠人呀,難道是他?

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如果是他,他的目的是啥子?

我中頂天立地局的那天,他又為麼子要救我?那天晚上我聽得明明白白,是另外一個人在佈局害我。

如果金錢索命局是林吉吉布的,他冇得必要上趕著去請彭老頭來破局,完全可以假裝什麼也不曉得,讓劉瑤瑤自生自滅,從而再湊一枚陰錢。

難道電站裡麵還有匠人?

我越想越不是滋味,看哪個都不對眼了。

搞不靈醒,乾脆就不再想了,隻是對上每個人,都留了個心眼。觀察他們的言行,看會不會發現啥子蛛絲馬跡。

我給站長打電話,彙報了情況。

站長說:“你通知其他人都回來,李西華已經回來了。”

我趕忙問:“李西華跑哪兒去咯?怎麼到電話也不通,通了也不接,接了還不講話。”

站長說:“那老小子跑下遊去了,冇得信號。”

我哦了一聲,電站下遊的確有一段路冇得信號。我說:“後勤那幫人要好好整頓哈了,出去連講都不講一聲,還好冇事,出事了找都找不到。”

站長說:“先把人撤回來再說。”

幾個邊走邊通知其他人,回到電站,看見站長好像正在訓斥李西華,我們也冇去湊熱鬨,這種不守規矩的老頭,是該好好訓一頓。電站的氛圍很不正常,出了李友敦和張帆的事件之後,就更是不對勁,該好好整頓一番了。

帶著彭老頭在中控室和辦公室又是好一頓找,搞得彭老頭直納悶,嘟嘟囔囔個不停,說:“不應該啊,不應該啊。”

我邊幫著找,邊問他:“彭先生,局陣到底是麼子東西哦?”

彭老頭白了我一眼,說:“我咋個曉得,我又不是裱糊匠,認得這個局,能想辦法破一破已經不錯了。”

原來你是瞎貓碰死老鼠,純粹來碰運氣嗦。

找了半天冇得頭緒,站長來趕人了,說:“是不是找不到了?老是把中控室翻得亂七八糟,我也交不到差,先停了吧。”

我說:“找不到才最危險,萬一又有人中招怎麼辦?”

站長說:“喊彭先生在電站住兩天嘛,有事隨時好解決,搞不好彭先生講的啥子局陣之物冇在中控室。”

彭老頭說:“也不是冇得這個可能。那我今晚上就在你們這歇哈。”

站長和彭老頭都這麼講,我也不好再說啥子。到了吃晚飯的時候,盧焱欽冇來,我給他打電話,他講冇得胃口,不想吃。

我曉得他下午被總廠領導罵了一頓,下麵領導時不時通過監控檢視電站情況,看到中控室上午翻,下午也翻,肯定覺得有問題,盧焱欽又講不出個所以然來,這頓罵肯定免不了。

我纏著彭老頭講匠人的事情,彭老頭冇好話給我,說:“匠人有麼子講頭,就是一群挨千刀的,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東搞西搞,害人害己。”

我說:“您家不也是匠人嘛,乾麼對匠人那麼大怨氣哦。”

彭老頭說:“我是年輕不懂事,稀裡糊塗就入了這一行。要是曉得匠人圈子的齷齪,我瘋了才鑽進來。”

我問他:“匠人圈子咋個就齷齪呢?”

彭老頭說:“你不要套我的話,我不想跟你講。”

我見問不出個所以然來,乾脆就回屋睡了。

迷迷糊糊睡了一覺,忽然感覺碰到什麼東西,我驚了一跳,一轉頭,正對上一對綠油油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

這時候外麵路燈是昏暗的,寢室裡麵被照的陰森恐怖,我確信我是鎖了門窗的,床上怎麼多了個東西出來?

瞬間我就頭皮發麻,藉著昏暗的路燈光線,發現盯著我的那個東西,是一個人。

其實說是人也不確切,因為那個人太奇怪了,他仰麵躺著,歪著腦袋,一雙綠油油的眼睛死死盯著我,同時它的嘴巴張的老大,那絕對是違揹人體結構的一種張法。下巴幾乎垂到胸口上去了。

我叫了一聲,爬起來開燈,噠噠幾聲,電燈像是在開玩笑,無論怎麼按,都不起作用。

我嚇出了一聲冷汗,因為這時候那個人也直挺挺坐了起來,昏暗的路燈光亮照在那個人的臉上,我更是驚恐到了骨髓深處。

身形樣貌,那分明是盧焱欽啊。他身體僵硬,麵無表情,一雙眼睛睜得老大,一張大嘴猶如怪物,無論我怎麼動作,他都直勾勾的盯著我。

我跳下床,翻身朝門口跑,隻要跑到外麵,那就不怕了。彭老頭住的地方離的比較近,他神通廣大,這時候簡直就是我的救命稻草。

我不清楚盧焱欽是怎麼進來的,也不清楚怎麼會搞成這個樣子,這時候非常害怕,隻想跑,連那盞百邪辟易的黃銅馬燈,也忘得一乾二淨。

身後傳來動靜,不用回頭,我就曉得盧焱欽下床了,他動作僵硬,朝我走來,嘴裡發出嘎嘎的怪異聲音,我聽得很清楚,他在說:“跑什麼呢,跑有什麼用呢。”

我心想去你瑪得,我到底是撞了什麼邪,接二連三遇到這種事情。房門不好開,廢了老大的勁纔打開,我一個箭步就竄了出去。

外麵黑咕隆咚,除了消防應急燈發出的昏暗光亮,冇彆的光線。這時候也顧不上是不是廠房出事了,我直覺知道又中了啥子局。

彭老頭說他是啥子麼來頭的人,天生就是招局的體質,講的真的冇得錯啊。這才幾天,怎麼就緊盯著不放了?

我邊大喊大叫,邊朝彭老頭房門口跑。路經何一民房門時,看到他門口直挺挺站著一個人影,那人影站的真是筆直,一動不動就好像是一杆標槍。

我喊:“宋六日,你在搞麼子?快去喊彭老頭,我好像又中局了。”

宋六日嘿嘿一笑,我聽他笑聲不正常,這纔看清,他筆挺的身體猶如殭屍,雙目緊閉,臉色慘白,臉上露出邪魅的笑容。那情形就像是夢遊人夢到什麼開心的事情,扯著嘴角在笑。

他也發出嘎嘎的聲音,說:“彭老頭死啦。”

我吼道:“你瞎說。”

宋六日說:“不信你看。”

他伸手朝中庭指去。

順著他指的方向,中庭正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從頂棚上垂下來一根黑乎乎的繩索,繩索上吊著一個人,晃晃盪蕩,眼睛爆凸,舌頭伸的老長,雙腿還是一伸一彈,還冇死透。

宋六日詭異的笑了一下,睜開了眼睛,說:“我冇騙你吧,副站長?”

我雖然算是盧焱欽的副手,但冇得到副站長的名分,平時同事也都副站長副站長的開玩笑。都火燒眉毛了,宋六日還開玩笑,我有些來氣,說:“你搞啥子鬼,趕緊去喊人啊。”

宋六日說:“喊啥子人哦。”

這時候,盧焱欽已經雙腿一拖一拖走到我的身後,我甚至能感覺到他伸直的雙手碰到我的後背。

盧焱欽說:“喊啥呢,喊有啥用呢?”

我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勇氣,回頭一巴掌拍在他的雙手上,把他雙手蕩了開去,然後轉身就跑。

我冇往樓道上跑,而是朝樓下跑的。因為他看見所有寢室的門口,都站著一個挺得筆直,雙目緊閉的人。

劉瑤瑤最恐怖,穿著潔白的睡衣,披頭散髮,雙眼翻白,喉嚨裡發出哈啊哈啊的聲音,就像是即將窒息而死的人,在做最後的掙紮。

我這時候來不及去管她,以盧焱欽為首,所有挺得筆直的同事,全都拖著腿,伸直雙手,朝樓下追來。

我本質上是一個非常膽小的人,尤其是這種超越認知範疇的事情,更是害怕。試想一下,在經曆了幾天的驚恐靈異事件之後,全站再一次隻剩下你一個人是清醒的,全都形如殭屍來追你,你會怎麼做?

我這會兒兩腿打戰,隻想跑。至於跑到那兒,冇得點頭緒。

背後傳來一個聲音,很不耐煩說:“你搞啥子呢,把我放下來撒。”

這聲音很熟悉,我聽出來是彭老頭的聲音,仰頭看去,正好對上彭老頭通紅爆凸的雙眼,舌頭伸出老長,他說:“看啥子看,快把我放下來。”

我這時候已經顧不上害怕了,盧焱欽他們還有好幾米遠,他問:“彭先生,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又是啥子局?你怎麼被吊起來了。”

彭老頭說:“講起來倒黴,你先想辦法把我放下來。”

我說:“我正被人追呢,忙得很,咋個放你?”

彭老頭忽然麵目猙獰說:“是你和林哈唄兒把我請來的,現在把我搞得死不成活不成,你想甩手不管?”

我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啥子死不成活不成?”

彭老頭說:“你先把燈搞出來撒,你有燈怕個屁啊。”

他真是一語點醒夢中人,我馬上用滅火的手勢在肩膀兩邊拍了拍,黃銅馬燈我麵前浮現出來,盧焱欽他們一看到馬燈,果然忌憚的很,馬上往後退去,避開馬燈的燈光。

我驅使馬燈朝他們逼過去,他們恐怖的臉上,露出害怕的神情,一退再退。

有馬燈壯膽,我一鼓作氣把他們驅趕到黑暗的通道裡麵去了。然後以極快的速度,跑到中庭,爬上乒乓球桌,去放彭老頭。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那根吊著彭老頭的黑乎乎東西,哪是啥子繩子哦,分明是一根血跡斑斑的腸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