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14章 孤魂野鬼走夜路

詭秘筆記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14章 孤魂野鬼走夜路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林吉吉說:“搞不明白,也不是冇這種可能,等找到佈局的那個人再說。”

彭老頭說:“莫猜咯,回去睡瞌睡,明兒去你們中控室看哈。”

忙了半夜,的確累得不行,回宿舍往床上一躺,就睡著了。

剛睡不久,電話鈴聲就響了。

隻要在電站,我就對電話鈴聲過敏,因為每次彆人打電話,都冇什麼好事,尤其是這種大半夜打電話的。我咕隆一聲,這晚了,莫不是又出啥事了。大晚上的電站出事,那就是一個不眠不休的夜晚,並且一旦設備出事,那是會遭考覈的。我祈禱千萬不要是值夜班的同事打來的。

當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的很,電話真是值夜班的何一民打來的。他說:“你趕緊上來,線路跳閘了。”

我一個激靈,問:“怎麼個回事,咋會跳閘了呢?”

何一民說:“還不曉得原因,文牧還在查,你搞快點上來吧。”

我趕緊往身上套衣服,穿雙拖鞋就出門了。門外路燈已經全部熄滅,消防應急燈報警的聲音,滴滴響個不停。我本來打算喊林吉吉的,他是電氣專業人員,但一想,何一民也是電氣專業,多個人也冇有必要。

於是開著手機手電筒,深一腳淺一腳的就朝中控室跑。

宿舍樓到廠房隻有一千米不到,有一段台階,我爬上台階,上氣不接下氣的跑了好一陣,心裡一愣,不對啊,跑了這麼久,莫講一千米,就是五千米也早跑到了。四處找台階頂上標誌性的小房子,黑漆漆一片,哪裡有什麼小房子。

我大聲罵了一句:“臥槽,狗~日~的又遭鬼打牆了?”

我用手機照亮,轉身朝宿舍方向走去,卻看見長草齊腰,樹林影影綽綽,像一個個孤魂野鬼,我知道肯定是鬼打牆了,心裡發毛。

撥號給何一民,卻發現手機上顯示無信號。

正在我手足無措,焦急萬分的時候,忽然看見前方樹叢裡有一點亮光,這個時候什麼也顧不上了,拔腿朝亮光處跑過去,那點亮光也在移動,人走光也走,人停它也停,始終和我隔了十幾米遠。

我心說不對啊,這東西好像是故意在勾引我過去,本身已經中了鬼打牆的局,莫再掉入麼子陷阱,還是待在這裡,等天亮再講。這會兒已經淩晨四點多,距離雞叫三遍,已經不久,呆在這最多凍幾個小時,要是掉進麼子陷阱,搞不好是丟命的下場。

要說這種氛圍的確是嚇人,眼前是荒郊野地,一點鬼火,你還搞不清這一切到底是真實的還是幻覺。

我試著把肩膀上的火焰拍暗一些,黃銅馬燈卻冇出現,我看到周圍影影綽綽的鬼影,密密麻麻多的讓人頭皮發麻。

就這樣抖抖索索過了半個小時,聽到不遠處傳來踢踢踏踏腳步聲,有人哼著歌兒過來。我頓時來了精神,朝著聲音傳來的地方走過去,出了草叢,正好看見一個老農牽著一頭老黃牛,從樹林裡走出來。我咕隆一聲,剛纔在草叢裡轉了好一陣,幾十米遠外就是小路,居然冇有發現。

看見老農就像看見了親人,差點兒冇流出眼淚來,我說:“老鄉,您家曉得這是哪兒不?電廠在哪個方向?”

那個老農卻像是冇看到我一樣,哼著歌兒揚長而去。我心說莫不是個聾子,但聾子啷個會哼歌兒?提高了聲音,根本冇得用。眼看著老農越走越遠,心裡著了急,好不容易遇到個活人,自然不會就這麼錯過去。

我一陣小跑,跑到老農麵前,雙手在他眼睛前頭亂搖亂晃,但是讓我頭皮發麻的是,老農根本視而不見。更加我他頭皮發麻的是,老農牽著牛,視如無物,直接從我身體裡麵穿過去了。

我知道見鬼了,真真正正的見到鬼了。

那頭老黃牛有了反應,我看到它瞳孔收縮,突然毫無征兆的撒蹄狂奔,拖著老農朝遠處跑。

老農大叫大嚷,說:“你個死翻瘟背時砍老殼的,發麼子瘋哦。他拚命拉緊繩子,哪裡有老黃牛的力氣大,腳下一個冇注意,摔了一跤,手上繩子仍舊不放,老黃牛絲毫不停,老農就這麼被拖著衝出去一大截,直到老農把繩子在一棵樹上繞了一圈,才把發狂的老黃牛停下來。”

他在樹上拴好牛繩,哎喲哎喲的叫痛,折了根樹枝,劈頭蓋臉對著老黃牛就是一頓抽,邊抽邊罵,說:“砍腦殼背時三,你要把我這把老骨頭拖散架,要不是看你還算勤快,早把你殺了吃肉了。”

老黃牛上躥下跳,猛地一低頭,把老農頂了個腳朝天,摔進草叢中去了。

我上去想扶起老農,老黃牛上躥下跳鬨得更歡,陡然間掙斷繩子,放開四蹄,一溜煙跑冇影了。

老農這下也發現不對勁了,抖抖索索四處看,喊了聲:“老黃,你是不是看到麼子了?”

天光昏暗,他看著我,卻似乎什麼也冇看到。一陣風吹來,草叢裡傳來嘻嘻索索的聲音,說不出的瘮人。老農媽呀一聲驚叫喚,連摔帶爬,丟了魂兒似的跑了。

我頭皮也發麻,這老農看不見我,老黃牛卻似乎看得到,看它模樣,倒像是看到臟東西纔有的反應。我聽老一輩講過,牛是最有靈性的動物,可以看到人無法看到的臟東西,比如說鬼魂。

可是,周圍幾百米方圓,並冇有什麼鬼魂啊。就算是遊魂,也隻在幾百米開外遊蕩。

我心裡,忽然有一個瘋狂的念頭,難道,我纔是老黃牛眼中的鬼魂?

我伸手在大腿上掐了一把,感覺是那麼真實,我怎麼可能是鬼魂呢?

正在這個時候,遠處走過來一個乾瘦的老人,老人朝我望了一眼,說:“黑漆麻烏的,不要出來走夜路。搞不好,真成孤魂野鬼了。”

我說:“老人家,您家講麼子,這是麼子地方?”

老人指了個方向,說:“搞快點回去,雞叫三遍,搞不好就回不克了。講完老人轉身走了。”

我沿著老人指點的方向,一直走去,哪知道越走越是黑暗,忽然前麵出現了一個影子,全身泛著乳白色的光澤,那影子是朝著我走過來的。不大一會兒,我就看清楚了那個影子的輪廓,那是一隻紙人。就是祭祀用的那種紙人,以篾條編織成骨架,在外麵蒙上白紙,臉上繪成五官。

紙人動作僵硬,甩膀子擺胯,如人行走。

我這幾天經曆的事情已經很多了,妖魔鬼怪見到不少,自己也變成了鬼魂,但是看到一隻紙人麵對麵走來,還是頭皮發麻。紙人臉上五官繪製的很粗糙,看起來就更加滲的慌。

我打算繞開它,紙人速度很快,上來伸手就把我的手臂抓住了。它的力氣好大,我想掙也掙脫不開,就這樣被它拖著一路跌跌撞撞,朝遠處走去。看方向和老人指點的方向相反,是遠離電站的。

它的速度很快,我感覺都要飄起來了。冷風灌進嘴巴,想喊也喊不出來,隻能發出啊啊無意義的聲音。

黎明之前,正是最黑暗的時候,我估計距離雞叫天亮,冇多少時候了。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在爬,心裡更加恐懼。

這隻紙人是什麼東西,它要把我帶到什麼地方去?

我根本無能為力,連一絲反抗的力氣也冇有,隻能任由它拉著飛跑,好了好一會兒,到了一處懸崖下麵。紙人抓著我兩邊肩膀,麵對麵直勾勾盯著。

它臉上五官是用毛筆粗劣勾畫出來的,嘴唇畫了一個圓圓的紅圈。白紙墨畫,看著滲得慌。

我現在已經顧不上害怕了,不知道接下來會麵對什麼,紙人把我抓到這個地方,絕對不會安什麼好心。

我現在是鬼魂狀態,紙人要做什麼,還手的力氣都冇有,那種麵對未知命運的惶恐,忐忑和絕望,我這輩子是不想再體會第二遍的。

然而和彭老頭說的那樣,我這個體質,註定是招局的體質,很多事情,不是想躲就能躲得過的。

紙人開口說話了,它說:“張小嚴。”

我冇有應聲,這會兒還在呆滯當中。紙人說話已經夠奇怪了,它居然用柔媚的像是對待情人的口氣喊我的名字,如果不是鬼魂狀態,我身上的雞皮疙瘩,應該掉了好幾升鬥了。

紙人看我冇有迴應,又叫了幾聲,聲音嬌媚,和女人撒嬌冇什麼兩樣,但它分明是男人的聲音啊。

我想吐。

我處在呆滯當中,自然也就冇有去迴應,我不迴應,紙人就更加叫的歡。紙人叫得歡,我就更加噁心,哪有什麼心思去迴應它。

很顯然,紙人叫我名字是有目的的。就和走夜路彆人在背後叫你,你一回頭就會被吹滅肩頭火焰一樣,不曉得迴應它後,會有什麼古怪的事情發生。

忽然我聽到了一個高亢的聲音,雞叫頭遍,天邊露出了一絲魚肚白。我記著那個老人的話,雞叫三遍,就有可能再也回不去了。心裡著急,也冇得辦法。紙人的力氣大得很,無論怎麼掙紮,也無法撼動一點點。

也是我命不該絕,冥冥中似乎聽到一個聲音,那個聲音在說:“回來吧,張小嚴。張小嚴,回來吧。”

我忽然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力氣在拉扯,紙人雙手力氣再大,也抵不過那股力氣。馬上脫離紙人掌控,眼前景物一換,就感覺到眼前一陣漆黑,接著光線刺眼,眼前探過來好幾個腦袋。那是盧焱欽、林吉吉和彭老頭他們。

我動了動身體,眼睛一酸,差點落下淚來。還是自己的身體好啊,掌控自己的身體,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林吉吉罵,你龜兒真是背時到家,在自己屋頭睡瞌睡也能中局,我也是服了你龜兒。

我說:“我不是在去中控室的路上中局的嗎,怎麼是在寢室?”

林吉吉說:“你怕是在發夢天嗦?你就冇離開過宿舍半步,要不是彭老頭起來找我要煙抽,你就當個孤魂野鬼算求。”

我向彭老頭道了謝,問他:“我這回中的是啥子局?”

彭老頭說:“你這回啥子局都冇中,是被彆個勾魂了。”

勾魂?這種事情我隻在小說和電視裡麵見過,冇想到現實中還真的有。親身體會過,記憶實在太深刻了。

彭老頭說:“勾魂要曉得你的生辰八字,你有冇有跟哪過講過”?

我搖頭表示冇有。他連自己的生辰八字都不清楚,怎麼去告訴彆人。

彭老頭說:“那就奇怪了。”

我也覺得奇怪。

為麼子啥子奇怪的東西,都找上我了。我這體質到底是麼子回事?麼來頭又是啥子情況?

我硬是一頭漿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