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13章 使鬼傳銷

詭秘筆記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13章 使鬼傳銷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彭老頭看我一頭霧水,給我解釋:“稻草人身上穿的衣服、布鞋,都是我親手做的,我之所以問女娃娃的生辰八字,就是為了硬生生造一個她出來。”

他不解釋還好,越解釋我越糊塗,我打斷他:“您家講清楚點,我有點迷糊。”

彭老頭說:“你聽過那麼一句話冇得,叫做衣如其人。”

我點頭表示聽過,這句話是說衣著不僅在妝點人,也在另一方麵展示我們的內心世界。表裡如一,衣如其人,相由心生,衣品可見人品。

彭老頭說:“在我們引路人圈子裡,這句話哈有另一層意思。凡是用八字納衣法縫出來的衣服鞋子,都是代表這個人本身的。臟東西怎麼辨認這個人呢?就是從這個人生辰八字所具有的特殊感覺,來辨認的。因此來說,穿上用八字納衣法縫出來的衣服鞋子的稻草人,在臟東西眼裡,那就是女娃娃。”

我聽他這麼解釋衣如其人,已經不曉得怎麼吐槽了。他們引路人圈子,都是人才啊,都會另開天地,重新定義成語了。前幾天的頂天立地是這樣,現在衣如其人也是這樣。

我說:“啥子叫八字納衣法?”

彭老頭說:“我們老衣匠縫衣服,絕對不是隨隨便便就搞得,不同的生辰八字對應不同的手法,從坐姿方位,到拿針的手法,穿針引線、從啥子地方開始縫起,跳線回線,那都有講究的。所以我才說,不許彆個插手,旁人不曉得這些門門道道,搞出來的東西就不靈了。”

我點了點頭,他們引路人圈子,的確是講究各種手法的,有時候明明不起眼的放塊石頭,丟張紙,那都是很深的學問。我打定主意,往後一定要想法子學一學,就算不搞神神道道的門道,遇到各種詭異事情了,也不至於手足無措。

彭老頭接著說:“稻草人裡頭的貪財鬼,穿上女娃娃的衣服孩子,沾染了她的生辰八字,配合我們匠人的手段,那就活生生是第二個女娃娃了。”

我說:“也就是說,您家硬生生給劉瑤瑤造出來個分身?但是為啥子金錢索命局的索命鬼,就隻找稻草人,不找劉瑤瑤了呢?”

彭老頭說:“銅錢落地,人頭不保,哪個拿了索命鬼的銅錢,頂先赴局,那就先索哪個滴命。再有一個,索命鬼一鬼索一命,隻要沾染過它銅錢因果的人,被索了命抓了魂,那索命鬼的任務就結束了。如果沾染銅錢因果的人冇有丟命,還會有索命鬼找上門來。這就是為啥子女娃娃明明有人奪了他的銅錢,頂先赴了局,還是給索命鬼找上了。”

我說:“照您家這種說法,雖然有稻草人替她赴局,她沾染過銅錢因果,不是還會有索命鬼找上她?”

彭老頭說:“你咋個不哈(傻)死算求。一個是奪,一個是替,能一樣嗎?你講的那個張帆,是從她頭上把銅錢奪過來的,那就是說,兩個人都沾染了銅錢因果。你想一哈,我搶了你的錢,你是不是時刻想著把錢搶回氣?心裡老惦記著?”

我點了點頭:“彆人搶我的錢,我肯定要搶回來,那是我的。”

彭老頭說:“而替就不同了,我將才破女娃娃的索命銅錢,不是問了女娃娃要了工錢嘛?父母之命不可違,他們心甘情願舍了銅錢,那就是斷了因果。你講你請人做事,給了工錢,你還會要回來不?”

我想起來,彭老頭的確是問了這麼句,當時就反應過來。也就是說,彭老頭讓劉瑤瑤父母心甘情願答應,把劉瑤瑤頭上的銅錢花出去。這話又不能明著說,索命鬼在邊上呢,一挑明那就露了機關。

我說:“心甘情願給出去的,自然就跟我冇得關係了。”

彭老頭說:“就是那麼個道理。拿人錢財,與人消災,稻草人收了女娃娃的工錢,自然要把事情搞得巴巴適適了。”

我把過程梳理了一遍,彭老頭先用八字納衣法做好衣服鞋子,用他們匠人的法子,把貪財鬼搞成了劉瑤瑤的樣子,成了另一個她。然後利用打工掙錢的方法,讓劉瑤瑤舍了銅錢,斷了因果。再十二點的時候觸發金錢索命局,讓索命鬼完成任務。從而徹底把劉瑤瑤搞成個局外人。

在金錢索命鬼的眼睛裡,拿了他銅錢的劉瑤瑤已經死了,死了的人,不可能再中一遍局,再索一回命。

當真是天才的想法,天才的設計啊。

但是,這其中,我在哪點?彭老頭讓我搞出黃銅馬燈,起到了啥子作用?

彭老頭說:“其實有冇有你,女娃娃中的局,都能解決。有你的黃銅馬燈,那是加一道保障。我啷個跟你說,你的黃銅馬燈,是所有陰人的剋星,有你的黃銅馬燈燈光護體,是確保女娃娃一萬個安全。”

我哦了一聲,說:“原來我是個添頭。彭老先生,黃銅馬燈到底是個啥子東西。”

彭老頭愕然,說:“你自己不曉得?”

我說:“曉得啥子?我又不是引路人?”

彭老頭嗬嗬乾笑兩聲,說:“黃銅馬燈是啥子,你現在曉得了也冇啥子卵用。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那是個好東西,保護好了,以後會派上大用場滴。”

最討厭他們這點,說話老說一半,把人的胃口吊起來了,就賣關子。林吉吉也是一樣。

我說:“金錢局中的索命鬼,抓沾染銅錢因果的魂魄乾啥子?”

彭老頭說:“哈唄兒,你終於問了個有水平的問題。金錢索命,用命來抵。那些被抓走的魂魄,肯定會成為另一個索命鬼,不把欠的錢還完,他是莫想脫身滴。”

我說:“搞了那麼大的局,就是為了抓魂魄回去索命賺錢?佈局的人有病吧。再說,就一枚銅錢,又不是好多,很快就還完了吧。”

彭老頭說:“佈局的人冇病,相反,我覺得那個人在搞麼子大動作。你講一枚銅錢不多?那是你的主觀臆斷,以鬼魂看來,那就是一筆钜款啊。”

我說:“钜款?一枚銅錢就是钜款了?”

彭老頭說:“你要考慮哈銅錢跟陰間錢的換算比例。”

我被他講的無言以對。幾天前我都不相信有鬼這回事,你問現在陰間陽間金錢的換算比例?我曉得個卵。

我轉個話題,問:“您家講佈局的人在搞大動作,是啥子意思?”

彭老頭說:“你想啊,孤魂野鬼,燒些香燭,餵飽它們就可以了。那可是陰錢,在陰間才能用,孤魂野鬼拿來搞麼子?”

我說:“就算這樣,他抓回去魂魄,能掙幾個陰錢?”

彭老頭說:“你可彆小看,一個兩個看不出來,積少成多,那就可觀了。你想啊,剛死的人,是可以帶錢的,他這樣每索一條命,就搜刮一筆錢,然後新來的魂魄,就去發展下家,這樣一拉二,二拉三,隊伍越來越龐大,最終積累起來的陰錢,那不是多的嚇死人”。

我聽得目瞪口呆:“這他媽不就是傳~銷麼?”

林吉吉插話說:“金錢索命局,其實說白了,就他媽是一個傳~銷的局。不過對象換成鬼就是了。”

我消化了好一會兒,從彭老頭的話裡抓到了一個漏洞,說:“彭老先生,雖然不曉得佈局的人為啥子要搞那麼多陰錢,但是燒些紙錢就行了,乾麼費心淘力的布這個局,喪心病狂的殺人。”

彭老頭說:“哈唄兒,你這麼問就外行老。”

我說:“我本來就是外行,又不是你們圈子滴人”。

彭老頭說:“陽間燒的紙錢,隻有通過聯通陰陽的驛站傳遞,才能送到陰間人的手上。這就是為啥子要寫包袱,明確姓甚名誰,生辰八字的原因了。可笑一般人燒紙燒散紙,那不就和大路上撒錢,能快遞到親人手裡纔怪。這項業務是針對陰間人的,在陽間飄蕩的孤魂野鬼,享受不到這項服務,你想,外國人能享受到我們國家的快遞服務麼?”

我說:“現在我們國家的快遞業務,好多都開通到國外去了,外國人也能享受到滴。”

彭老頭悶了好一會兒,扯斷了好幾根鬍子,我知道惹到他了,但我說的冇錯啊。

彭老頭說:“我再打個比方,你講外星人——”

我正要講話,彭老頭伸手一指:“你特麼閉嘴。”

彭老頭見我冇再抬杠,說:“就那麼個意思,陽間燒的紙錢,是到不了孤魂野鬼手裡去滴。很顯然佈局的那個人乾的是見不得光的事情,他不敢惹到陰司的注意,就把主意打到活人的身上來了。我前麵講過,剛死的人,身上是能帶陰錢的。”

我問:“為麼子剛死的人身上能帶陰錢呢?”

彭老頭說:“剛死的魂魄,在還冇走進陰間之前,親人燒的紙錢,是可以進魂魄腰包的。這是為了讓他們在路上和到陰間之後,上下打點用的。”

我翻了翻白眼:“陰間也和陽間一樣,需要打點?”

彭老頭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嘛,自然,有錢能讓當官的莫為難自己。哪怕是個小官,給點錢,也能為你開不少的方便之門。”

我嘿嘿笑了一聲:“彭先生,您家這方麵門兒清啊。”

彭老頭不理我,繼續說:“佈局的人,打得就是這些新死鬼魂身上陰錢的主意。”

我說:“死人錢也不放過,真是窮鬼出身啊。”

彭老頭糾正他,說:“死人錢是從死人身上撈錢,陰錢纔是佈局人的目標所在。”

我說:“不對,彭先生,不對,一般人死了,不是有陰間牛頭馬麵來勾魂麼?他這麼半路把魂魄抓起走了,不是會引起陰間的主意,惹禍上身?”

彭老頭說:“這就是金錢索命局的高明之處,他把人搞死抓走魂魄,因為身陷這個局中,陰間根本察覺不到。等到他目標達成,再把魂魄一放,陰間察覺的時候,都成孤魂野鬼了,陰間去哪兒找?”

我歎了口氣,說:“害人的東西,怎麼都考慮的嚴絲合縫,不留漏洞?”

彭老頭說:“咋個冇得漏洞?我這麼跟你說,隻要是局,有立就有破,關鍵看你找不找得到破綻老。”

我說:“那您家看出漏洞破綻冇有?”

彭老頭搖頭,林吉吉也講冇有。

我說:“我有個問題,那傢夥為麼子要撈陰錢,難不成他能拿來花?”

彭老頭說:“陰錢是陰間的通用貨幣,他到哪兒去花?”

這個問題,我們三個都分析不出來,一時間冇了頭緒。

我說:“是不是我們分析錯了,他用這個局索命就是純粹為了殺人,或者是抓新生魂魄,去做彆的傷天害理的事情?”

林吉吉在一邊斬釘截鐵的說:“那是不可能的。這個局就是起這麼個作用的。”

我問:“你咋那麼肯定?”

林吉吉猶豫了一哈兒,說:“因為我以前也遇到過這種局。後來局給一個高人破了,佈局的混球也抓了起來。據佈局的人說,他是用啷個方法給陰間的親人湊錢,然後用走私的方法遞過去。”

我說:“陰錢的親人要錢,燒點包袱就行了啊,乾麼要用這種害命的法子給陰間親人湊錢?不怕給自己和親人帶來報應嗎?”

林吉吉說:“據那個人說,他那個陰間的朋友,需要的陰錢數目實在太大,就算把整個鄂西所有的包袱燒完,那也不夠。你說,都窮到要佈局害人湊錢的地步了,哪買得起啷個多包袱?”

我歎了口氣,說:“錢真他媽不是個好東西,害人害鬼啊。”

林吉吉說:“怎麼不是?”

我忽然靈光一閃,問:“你講佈局的人,是不是也是為了這麼個目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