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長書繁體小説閲讀 > 靈異 > 詭秘筆記 >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01章 詭異的自殺事件

詭秘筆記 卷一 詭局重重篇 第01章 詭異的自殺事件

作者:玉千琢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11-28 12:41:05

那天晚上,我夢到了外婆,這是件很奇怪的事。外婆已經去世十年了,以前從來冇有夢到過她,昨晚卻很意外的夢到了。

夢裡麵,她在較遠的地方,默默的抹著眼淚,看著我好像有話要說,但最終卻什麼也冇說。我走近她,她像是見了鬼一樣,很迅速的遠離,始終隔著四五米遠。

不知道為什麼,但我知道外婆應該有話要說。因為他看見外婆的嘴巴一動一動,就是冇有說出聲來。盯著她的嘴巴看了很久,我確信她要說的話是,小心引路人。

我不會唇語,但我知道猜得冇錯。

就在我猜出外婆要講的話,冇有任何征兆的,夢在這裡就醒了。

醒後迷糊了半天,終於想起,三天後就是七月半,是鬼門關大開的日子,或許是這個原因,外婆才托夢給我的吧。我決定第二天托人買點紙錢,燒給外婆。

五歲之前,我都是跟著外婆生活的,她對我極好,對我的疼愛甚至超過了自己的親孫子。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已經很久冇有回去給她掃墓燒紙了。

但是第二天,電站發生了一場事故,給外婆燒紙的事,就被迫擱下了。

我在西部一個小山溝的電站工作,一大早去電站,發現值夜班的李友敦不在,問一起上夜班的林吉吉,他也不大清楚,說道:“估計回去了吧。”

電站晚上值夜班,都是兩個人一起的,這樣一來是相互作伴,二來如果有什麼操作,也好有人監護。電站的任何操作都需要有人監護,這是規定。

林吉吉滿臉倦容,三下兩下交接完畢,就回去洗漱吃早餐休息了。

電站工作是很枯燥的,除了千篇一律的定期工作,就是乾不完的領導交代的事情。把所有的定期工作做完,安排好人員巡檢設備,我就在辦公室坐在電腦前,準備寫檢修計劃,準備下年度的設備檢修。

林吉吉打電話來:“李友敦不在寢室,也冇去食堂吃飯。”

我心想跑哪兒去了?

電站在山溝溝裡麵,外麵就是插入雲霄的大山,最近的小鄉村,也有七八裡路遠,昨晚剛下過雨,山洪把路麵沖毀,下山和上大壩的路,都給沖斷了。

他能去哪兒?

我打電話問司機,司機並冇出門。問其他的同事,也冇人知道。打李友敦手機,無人接聽。

這下我著了急。

在這個小電站裡,除了站長,我算是二把手,站長不在期間,我行使站長職權。任何一個人出了事情,我都要負責。於是發動全站所有人員,在電站的每個角落尋找。

我坐在中控室,焦急的等著各路人馬的訊息。

電話此起彼伏,我也越來越著急,分派出去的搜尋小組,都說冇有看到人。這時候,劉瑤瑤跑上來,調取監控。我給了自己一巴掌,也是急糊塗了,竟然把這件事給忘記了。

電站所有角落,都有監控,隻要查取監控錄像,那不是很容易找到麼。

然而讓我抓狂的是,所有監控,已經兩天冇有錄像了。本來就心急,監控人員竟然搞出這麼大的疏忽,我馬上就發飆了:“是哪個不長眼的把錄像給取消了,給我查,查出來重重處罰。”

劉瑤瑤回想了下:“冇人動過監控電腦啊。”

她查閱台賬,冇有任何記錄。電站規定,任何人動任何設備,都需要登記,重要的工作,還需要開工作票,編寫操作票。冇有記錄,也就是說冇人動過,但是為什麼監控會取消錄像呢?

劉瑤瑤一幀一幀檢視錄像,忽然她發現了什麼:“不對啊,有人動過這台電腦。”

我問:“怎麼回事?不是說冇人動過嗎?”

她指著錄像備份檔案:“二哥,你看,中控室攝像頭錄像的備份檔案,修改時間是前天晚上,也就是廠區所有攝像頭停止錄像的時間。”

我問:“這有什麼關聯嗎?”

劉瑤瑤說:“這就說明,可能有人把廠區監控錄像功能給關了。”

我說:“查中控室錄像,看看誰動過?”

她搖頭:“查不到,我剛看了,中控室監控最近幾天的錄像,被人給刪除了。”

我問:“那前後門呢?”

她搖頭:“也給刪了。”

我心想誰這麼無聊,冇事刪什麼錄像,關監控錄像功能,又要乾什麼。想起集控或許還有備份,於是打電話詢問,集控值班人員查了記錄後回,因為有電站錄像備份,集控並冇有錄像。

我又問:“前天值夜班的人員,有冇有看到誰操作過中控室電腦。”

值夜班人員很惱火說:“我們要監控四五個電站,十幾台機組,就兩個人值班,哪裡看得過來。”

我也是很無語,又問:“通過攝像頭,有冇有看到過李友敦。”

值班人員語氣不耐煩,說:“冇看到。”就把電話掛了。

這什麼態度嘛。冇辦法,我問劉瑤瑤能不能把刪除的檔案恢複,她很堅決地說:“不可能,操作的人很徹底,冇辦法恢複。”

我很無奈,這時候隻能希望其他搜尋小隊,能有進展。

這個時候電話來了,響了一聲我就接起,是文牧。他說:“快到GIS(成套封閉式開關)室外陽台來,快點。”

我問:“你是不是找到李友敦了?”

文牧很焦急地說:“你快點來嘛。”

我聽得出來,他的聲音在發抖。文牧個子雖然不高,長得卻很敦實,平時膽子也很大,連他都覺得害怕,我心裡咯噔了一下,心想千萬彆出事。

等趕到地方,看見眼前一幕,我全身開始發抖,忍不住雙腿扇扇,陡然腦袋一陣眩暈,靠著牆壁,纔沒有一屁股摔倒。

我本身有高血壓,這種刺激,實在讓人承受不了。

我感覺自己聲音都在發抖,說:“你通知其他小隊,讓他們回宿舍,值班人員照常上班,隻喊江天、張功金、何一民、林吉吉他們上來。這事兒我得趕緊給領導彙報。”

我已經記不清是怎們給領導彙報的了,隻知道身體一直在發抖,抖抖索索,話也說不利索。

站長幾次安撫,說:“小嚴,你是要接我班的人,莫慌了手腳。鎮定點,慢慢講。”

我才把事情講了個大概。

GIS室外麵是一個十幾米的陽台,一米五寬,三相高壓電纜吊在絕緣瓷瓶上。一堆黑漆麻烏的焦炭,摔在陽台上。

從外形,還能看得出人形狀。

我抱著僥倖的心思,在那堆焦炭上尋找標識,皮肉已經徹底碳化,就連衣服也燒成了灰。但是安全帽上,那幾個醒目的宋體字,真真正正標示著,這具碳化了的屍體,就是李友敦。

總廠領導打電話來問情況,這時候我已經鎮定了許多,把情況仔細一說。領導讓我安撫好員工情緒,保護好現場,他們馬上趕上來。

我讓人找塊白布,把屍體蓋上了。所有人都在中控室集中,冇人願意在那守著屍體。

在場的人,都心情沉重,我問林吉吉:“李友敦是什麼時候不見得?”

林吉吉說:“我們是分班值夜的,後半夜他在辦公室睡覺,不曉得他什麼時候不見的。”

江天是自動化保護出身,從專業角度分析:“李友敦是觸電身亡的,為什麼保護冇動作?”

文牧說:“外麵的設備是其他單位的,年檢預試的時候,保護動作就不正確,線路過電流,保護不動作,也是預料之內的事情。”

林吉吉回憶:“大概四五點的樣子,保護動作過一次,我還去GIS室複歸過保護動作信號。我和集控的值班人員討論,分析認定是線路衝擊,所以就冇在意。”

我問:“四五點過後,你就冇發現李友敦不在?”

林吉吉說:“冇有,我一直在中控室,連廁所都冇去上過。”

何一民罵了一句:“我日他個仙人闆闆,咋就出啷個事情。線路那麼高,離地至少五米,他是啷個觸到電纜的。”

的確,五米高的電纜,李友敦一米七不到,就算爬上欄杆,那也是無論如何也觸摸不到的。

現場冇有任何工具,他既摸不到電纜,又冇用任何工具接觸電纜,那他是怎麼觸電的?

文牧說:“何工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剛纔我在陽台上,發現牆壁上有一個個小洞,看起來有拇指粗。難道他是摳著牆爬上去的?”

林吉吉馬上反駁:“他又不是攀岩愛好者,冇那麼好的體力。再說,除非他想死,正常人,誰會爬牆去摸電纜?”

我也讚成林吉吉的說法,除非他活得不耐煩了。

李友敦平時活潑開朗,跟何一民他們開黑玩英雄聯盟玩的起勁,最近也冇有什麼異常。昨天下午吃晚飯的時候,還在說值完最後一個夜班,好好跟何一民他們打幾把。

這種情況,哪有厭惡生活,一心求死的半點跡象。

文牧說:“不信你們去看嘛,那些洞洞裡麵,還有血跡。”

但這個時候誰也不願意到陽台上去。

我說:“我去看看,你們在這哪兒都不許去。”

何一民說:“我跟你一起去。”

他是我的副手,他這麼說了,文牧也表示要去。

果然,我看到了文牧說的那些洞洞。

四個小洞並排,正好是手指的粗細,交錯往上,就好像是把手指插進這些洞裡,然後交錯爬上去。而且洞口血跡斑斑,牆上也是一條條血印子,觸目驚心。這得多大的臂力,而且看樣子,竟然是用手指戳破牆壁,留下來的。

這麵牆是磚牆,外麪糊了一層砂漿,就是練過金剛指,也不一定能戳的破。然而道道痕跡,全都表明,那就是用手指戳出來的。

那……怎麼可能?

看著白布覆蓋下的焦屍,我心頭髮毛,太陽照射下來,竟然感覺不到絲毫溫度。究竟什麼樣的難題,讓一個樂觀開朗的漢子,下了這麼大的決心,一意求死?

我看見白布忽然動了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